熱線電話:0311-85290821    投稿郵箱:cns0311@163.com

    他走遍眾多考古遺址,親手挖掘出中華文明源頭的證據

    時間:2023年01月09日    熱線:0311-85290821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王。褐袊脊乓姳娚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倪偉

      發于2023.1.9總第1076期《中國新聞周刊》雜志

      2022年度學者 王巍

      獲獎理由

      他是熒幕上出鏡率最高的考古學者之一,也是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的首席專家;他是中國考古的“百事通”,也是熱忱的科普者;他走遍眾多考古遺址,親手挖掘出中華文明的證據,也在書齋中著書立說,讓冷僻孤高的考古能與眾生對話。

      教育部請王巍參與審定初中歷史課本,他翻開初一教材,開篇是中國史前史,依據的考古成果包括山頂洞人頭蓋骨、半坡和河姆渡遺址等。王巍一驚,1975年以后的考古進展一項都沒寫進去。孩子們學的史前史,竟然一直停留在半個世紀前。

      作為中國考古學會理事長,王巍對考古成果的普及不力感到擔憂,繼而深感失職。他著手修改課本,將萬年前浙江浦江上山遺址的水稻栽培、八千年前河南舞陽賈湖遺址的骨笛、五千年前浙江余杭良渚遺址的巨型城和水利工程等等都加了進去。這都是最近幾十年改寫中國歷史的重要發現。

      那是2019年的事。那一年之后,形勢突變,考古突然成了熱門話題,全民關注度陡增。2020年啟動的三星堆新一輪發掘最為典型,六個器物坑出土了上千件奇特的青銅器,鼎鼎大名的三星堆面具、大立人有了新的伙伴。央視罕見地將直播間搬進考古現場,先后三次直播,王巍都作為專家,在鏡頭前為公眾現場解讀。

      他領銜的一項重大工程,去年也被聚光燈照射。2022年,中華文明探源工程進入二十周年,5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就深化中華文明探源工程進行第39次集體學習,王巍作了報告,講解工程的來龍去脈和成果。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匯集了20個不同學科,將大量自然科學與考古結合,尋找中華文明的源頭。這是中國考古領域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聯合研究項目。將這項學術味濃厚的項目深入淺出地介紹給老百姓,也是他2022年的一項重要工作。

      與此同時,熒屏上突然出現了好幾檔以考古和文物為主題的綜藝節目、紀錄片和公開課。王巍忙不迭地到處串場,成了出鏡率最高的考古學者之一。他也堪當此任,他當了十年中國社科院考古所所長,也當了十年中國考古學會理事長,主編《中國考古學百年史》等叢書,一直站在高處縱覽全局,可謂中國考古“百事通”。

      從田野、書齋走上屏幕,王巍的轉變也預示著中國考古的變化。2022年是中國現代考古學誕生第101年,進入第二個100年,中國考古不再滿足于埋頭發掘和整理,而是要走向闡釋,見眾生。

      考古推手

      去年下半年,王巍去了一趟安徽省馬鞍山市凌家灘遺址。這次考察讓他驚喜連連,凌家灘在早年發現了墓葬之后,近兩年又找到了高等級公共建筑的蹤跡。一個祭祀坑出土了六十多支象征軍事權力的石鉞,其中一件是中國發現的新石器時代最大的石鉞。這些發現不得了,可能會增加中國文明史的長度。

      深層意義得聯系起來看。位于凌家灘不遠的浙江良渚遺址,被視為證實中華五千年文明最有力的證據,遺址內城墻、墓葬、宮殿、祭壇等要素一應俱全。但五臟俱全的良渚文明像一個青年,它的童年時代在哪里,前身在何處?王巍一直希望這個地方能被找到。由于凌家灘此前出土了與良渚相似的玉器,早年就被推測是良渚的前身,現在證據鏈越發完整了。

      “良渚遺址實證了五千年文明,凌家灘高等級建筑的年代是距今5500年到5350年。所以,凌家灘遺址可能是實證中華五千多年文明的證據!蓖跷Α吨袊侣勚芸氛f:“這一個‘多’字很了不得!

      王巍提醒凌家灘的考古人員趕緊發布消息,提高關注度。這么做有一個目的:出名以后,受到地方政府重視,或許能增強考古力量。凌家灘遺址一直只有一位專職考古人員負責,帶著幾名技師,進展緩慢,很多工作顯得遲鈍。

      他每年在全國考古工地跑,捉襟見肘、人手緊缺的項目占多數。絕大多數項目只有一兩個專職考古人員負責,有時一人要同時盯兩三個工地,帶著技工,招募民工,每年幾百平方米小規模發掘。跟動輒百萬平方米的遺址總面積相比,簡直是龜速。王巍著急,希望地方上多支持,壯大考古隊伍,把速度提起來。

      一直以來,考古發掘都是這種手工作坊式的模式,與他入行時相比,在這方面幾十年間差別不大。1979年春天,他在吉林大學考古專業讀書,跟同學集體去河北張家口蔚縣的史前遺址實習。那是他們第一次進考古現場,興奮不已。遺址在村子里,考古隊請來生產隊的農民發掘,一天幾毛錢,積極性不高。王巍看著著急,自己在探方里發奮挖掘,農民也不好意思磨洋工了,跟著勤快起來。

      現在,王巍有了更大的推動力。以前他覺得有些項目現場他不必去,但地方考古單位跟他說,你來了市里領導就得來,地方政府才會重視。中國考古項目絕大多數由地方考古機構負責,人手與資金多寡取決于當地政府。他想想也是,他是社科院學部委員,也當了十年全國人大代表,確實能起些作用。每次見到地方領導,他都要詳細提醒遺址的價值,希望對方傾斜些資源。給地方作講座時,他會特意加上幾頁展示當地考古項目的幻燈片,不為拉近關系,而是為了提醒注意。

      去年,某市請他去作講座,市委書記也會去聽。準備講座時,當地考古所跟他訴苦,整個市只有十幾個考古人手,這兩年考古關注度上升,全國各地考古單位都在擴編,他們市卻遲遲沒動作,市里沒批。講座那天,王巍講到最后說,我要特別說一個情況。翻到幻燈片最后一頁,是同省周邊地市考古編制增長圖,有的增了一倍,有的增了1.5倍,但該市的增長率是一個尷尬的零。市委書記臉色都變了,很快就開會討論,加了十個編制。

      主戰場與文明源

      王巍入行整整四十年,經歷了改革開放以來考古發展的全過程。他將四十年分成前后兩段,前二十年是東亞考古和夏商周考古,他的田野考古生涯主要在這二十年中。

      考進吉林大學考古專業那年,他已經23歲。1977年秋季,恢復高考第一年,他正在長春一個公社當副書記,瞞著同事們偷偷報了名。他出生在長春一個知識分子家庭,父母都是大學生。他初二就插隊了,后來回城當工人,陸續當過廠工會宣傳委員、工會副主任、區工會副主席、公社副書記。他扎扎實實當過五年鉗工,當時以為一輩子就在工廠了,一心苦練技術,打手錘把手打得傷痕累累。三年出徒時,已經達到八級工應知應會的水平。

      有一天,他在電視里看到一個專題片,講的是十年來中國考古成就,滿屏幕秦兵馬俑、馬王堆漢墓、滿城漢墓、殷墟婦好墓壯觀的出土場景。他覺得這還挺有意思,轉身拿起扳手接著上工。

      高考結束后報志愿,他想報理科,但中學課缺得多,基礎不好。廠里一個老領導無意說了一句:考古是文科中的理科。他一聽,想起那部專題片,立馬報了吉林大學考古專業。

      吉大考古專業由考古學家張忠培坐鎮,張忠培畢業于北大考古系,師從著名考古學家蘇秉琦,造詣頗深,后來調入北京當過故宮博物院院長。張忠培親自給白紙一張的學生們上課,王巍近視,總坐第一排,瞪大眼睛看板書,記筆記時用不同顏色標記重點,被很多同學借去做參考資料。張忠培不帶講義,有濃重的湖南口音,王巍后來成了張忠培的“翻譯”,同學們聽不懂的專業術語就問他。

      張忠培看重田野考古的當家本領,希望學生們畢業就能熟練上手,因此給他們找了很好的實習工地。在河北張家口蔚縣實習發掘之余,王巍和同學們還承擔了一項任務,調查全縣的遺址。王巍跟另一個同學兩人一組,在田野里四處跑,趴在溝坎、斷崖前看橫斷面,分析地層,找史前遺物,就這樣找到了張家口地區第一個夏代遺存。出門時,他們背上十斤面條,一塊固體醬油,就是好幾天的口糧,到處跟老百姓借鍋煮面。

      那時候,老百姓不了解考古,也不太會主動支持。他畢業后分到了中國社科院考古所,在北京郊區房山主持了五年琉璃河西周燕都遺址發掘。為了多要點占用耕地的補償款,大隊書記跟考古人員來回拉扯。王巍和同事請書記喝酒,酒酣耳熱之際勸他答應了,然后兩方都醉倒了。第二天一早,大隊書記找上門來說,喝多了,不算數。

      琉璃河的五年發掘,王巍因為一項絕技小有名氣:發掘馬車。琉璃河墓葬中的木制馬車朽爛在泥土里,且隨葬時已經拆卸,沒有完整馬車的樣子。唯一的區別,是木頭腐爛在泥土后,顏色、軟度與正常泥土有細微差別。王巍愣是把腐爛的馬車給找了出來,發現了21個車馬坑。一個亞洲考古會議1983年在北京召開,四十多位外國專家來琉璃河參觀,都震驚于他是怎么做到的!皼]什么訣竅,就是土中找土,細致再細致!彼麑Α吨袊侣勚芸氛f。

      80年代末期,他赴日本奈良留學三年,眼界大開,影響持續至今。奈良遺址眾多,他參與過三個考古項目,說實話,那些遺址出土的東西很少,但日本同行工作細致入微。每一塊陶片都要記錄經緯度,使用先進的全站儀,數據輸入電腦,而中國還是手工作坊階段,用皮尺量位置,誤差動輒二三十厘米。除了科技手段,日本同行還有兩個特點讓他印象深刻,一個是大專家給普通讀者寫小書,親自做科普;另一個是國際視野,一旦有新發現,立馬跟中國、韓國等地的發現對比。這些特點,中國過了一些年才追趕上。

      在九州大學拿到第一個博士學位后,日本一個國立大學開出不菲的年薪請他留下當研究員,一年收入相當于他當時能在國內拿到的幾十倍。但他回到了中國;貒,他面臨學術方向的抉擇,是繼續做東亞古代文化交流研究,還是回歸中國考古學?他向老師張忠培請教,老師說了五個字:回歸主戰場?脊诺闹鲬饒霎斎皇侵袊脊艑W,具體而言,當時是在夏商周時期,遺址如云,謎團無數。一言點醒夢中人,他重新投身夏商周的歷史迷宮。后來,他先后主持河南偃師商城、陜西周原西周宮殿宗廟、河南安陽殷墟孝民屯遺址等項目,均有重要收獲。

      那時,一個世紀工程已經上馬——夏商周斷代工程聯合歷史、考古與部分自然學科,為上古三代確立年譜。王巍承擔了西周有關的研究課題。工程于2000年結項,但王巍和一些專家意猶未盡,覺得斷代工程開辟了多學科參與的考古研究新范式,應該有更大作為。王巍與專家們策劃,通過自然學科與考古學的廣泛融合,嘗試以黃河、長江、西遼河三大中國史前文明發源地帶為軸心,全面探索中華文明起源階段的圖景。

      這就是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王巍與北大考古文博學院教授趙輝共同擔任執行專家組組長,主持這一宏大的項目,直到2016年底卸任。項目聯合二十個學科、四百多位學者,勾勒出中華文明起源的脈絡,用發掘成果構建理論,讓中華五千年文明從傳說變為實證。

      這是王巍職業生涯后二十年最重要的事!疤皆垂こ檀_立了符合中國實際的文明標準,這個意義非同凡響!蓖跷≌f,探源工程將散落在全國的史前考古項目結為“聯盟”,從各自作戰變為集體攻堅,最重要的變化是目標的統一!案鱾遺址的工作開展都有了針對性,那就是尋找證明文明的證據,尋找各自欠缺的要素,最主要的就是城址、宮殿、高等級建筑等!蓖跷≌f。

      中國考古要從發掘走向闡釋

      考古人一半時間在工地,一半時間在書齋。當空頭理論家不行,只顧埋頭挖寶也不行,王巍將后者稱為“考古匠”。從“考古匠”到考古學者的跨越,是每個有追求的考古人的必修課。王巍坦誠地說,中國考古的一個明顯不足之處,不在發掘,而在闡釋。

      “大家都說考古是最實際的社會學科,是,我們研究的實物是實際的,但實物本身不說明問題,需要考古人去闡釋!蓖跷≌f,對于同一批考古資料,不同的人會得出不同解釋,不同的學術體系、學術背景甚至師承,都會導致差異,非常正常!八晕医洺8蠹艺f,不要迷信考古學家,你要看他的分析是不是合乎邏輯,有沒有說服力!

      對考古成果的闡釋分為兩種,一種是理論建構,一種是公眾科普。

      與中國考古的發掘進展相比,理論建設稍顯落后,這是不少學者的共識——中國當代考古缺少獨創性、系統性的理論,也欠缺高屋建瓴的考古學家。

      在王巍眼里,前代考古學者中,蘇秉琦是真正的理論大師。上世紀80年代的考古所,他的辦公室在蘇秉琦隔壁。全國各地考古隊發現了新東西,都會來北京找蘇秉琦給看看,答疑解惑。但蘇秉琦說話愛繞圈子,總要從大背景講起,繞著這個遺址講一圈。訪客聽完云山霧罩,常常走進隔壁王巍和學者殷瑋璋的辦公室,請殷瑋璋給翻譯翻譯。

      蘇秉琦有詩人氣質,說話常用修辭。比如他對史前中國各地文明獨立起源的著名論斷,就是用“滿天星斗”這樣一個形象的比喻概括的。他晚年提出六大區系理論,石破天驚,格局恢宏。直到今天,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和考古中國等項目,依然在蘇秉琦理論的底稿上豐富和延展。

      如何能在理論上有進一步突破?王巍說,一定要擴大視野,今天的考古不僅要應用各種科技手段,也要有綜合的人文社科知識,拓展出社會考古學、經濟考古學、精神考古學等。即使在考古學內部,通曉不同時代和領域,相比于專精于一個領域,視角也會為之一變。

      蘇秉琦是做秦漢考古出身,后來才涉足史前考古。王巍覺得他能夠以宏大視野將史前文明聯系起來看,或許與對秦漢時期統一多民族國家的整體把握有關!霸俦热缯f以夏商周的視野,往前去看史前社會,也會有不同視角,因為夏商周時期有了王朝和地方更緊密的聯系!蓖跷≌f,“這一點,我是受益于蘇先生!

      王巍今年68歲,含飴弄孫之齡,卻依然每周都輾轉在全國考古工地上,新認識的考古領隊中已不乏“90后”。對于未來,他希望在普及方面還能再做一些事。

      改寫教科書只是普及的一步,他還想組織一批考古專家,編寫幾套考古科普書,面向各個年齡層的讀者群,講述考古最新成果所展現的中國歷史。

      前不久他剛從常州考察回來,常州正籌劃建設一座中華文明主題樂園。不同于考古遺址公園和博物館,主題樂園將另起爐灶,將正確的考古和歷史知識轉化為游樂項目,利用最新的多媒體技術寓教于樂。這是王巍最大的心愿。在他的構想中,主題樂園可大可小,形式靈活,可以在全國落地。

      他記得三十多年前在日本,考古學者周末開講座,市民買票入場,座無虛席。座中多是老人和家庭婦女,他們帶著筆記本,記得認真?吹矫癖妼脊湃绱擞H近,他很羨慕,F在,中國也有了這樣的土壤,需要努力的,是考古學者們了。

      聲明:刊用《中國新聞周刊》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編輯:【郝燁】
    中新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新聞熱線      |      投稿信箱      |      法律顧問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嬷嬷调教宫女的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