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線電話:0311-85290821    投稿郵箱:cns0311@163.com

    隋文靜 韓聰:我愿俯身,為你架起一座橋

    時間:2023年01月09日    熱線:0311-85290821   來源:中國新聞周刊

      中國新聞周刊記者/徐鵬遠

      發于2023.1.9總第1076期《中國新聞周刊》雜志

      2022年度體育人物隋文靜 韓聰

      獲獎理由

      他們所從事的運動是集藝術與力量于一身的獨特項目,更是考驗彼此之間信任和彼此之間信心的項目。他們一次次穿過傷病與失敗,彼此成為對方的橋,最終一起走向輝煌。他們一次次創造奇跡,又一次次戰勝自我。

      北京冬奧會之后的這一年,隋文靜和韓聰暫時告別了賽場,沒有參加新賽季的任何大賽。這是一段難得的輕松時光,此前他們在首鋼園區的國家冬訓中心封閉訓練了整整三年,多數時候的生活半徑不超過周邊500米范圍。

      對隋文靜而言,這個休整期過得著實充實。冬奧會一結束,她就去拍了一套漢服寫真,因為剛比完賽正是身材最好的時候;北京有演出的日子,她總會穿梭于各個劇場。作為北京體育大學的研究生,她也利用這段時間撰寫畢業論文,同時在北京舞蹈學院訪學,經!般@進一間教室里聽完一節課,然后鉆進另外一間教室”。此外,她還寫了一本書,在差不多半年的時間里,用十余萬字回憶了自己過往人生的點點滴滴。這些文字最后取名《不止文靜》,前不久剛剛出版。

      韓聰的生活也增加了一些新內容。9月時,他被國際滑聯任命為單雙人滑技術委員會運動員委員,隨后參加了一次會議,與其他委員共同討論了技術規則的一些相關問題;11月,他又報名中國花滑協會舉辦的國家級裁判員線上培訓班,通過筆試、技術動作識別、實踐操作三項考核,拿到了裁判員資格認證。最近,他還搬了新家,正在一點一點布置著這方屬于自己的避風港灣。

      不過,相比于天性開朗樂觀和喜歡新鮮嘗試的隋文靜,韓聰心底總隱隱有著一絲空虛落寞。過去十幾年,決戰奧運是他作為運動員日復一日艱辛拼搏的動力,尤其在悉數斬獲了四大洲錦標賽、大獎賽、世錦賽的冠軍后,奧運金牌更是成了最大的心結。如今夢想照進現實,喜悅過后,卻發現那個長久懸于前方的準星不見了。

      “夏天的時候我還跟小隋說過,突然間覺得失去了一些人生的目標和方向,不知道自己該做什么,也不知道這些事情做得對還是錯,陷入了一種焦慮,挺迷茫的!表n聰對《中國新聞周刊》說。

      必然走到2022年的路

      這塊金牌,隋文靜和韓聰等了15年。

      2010年,申雪和趙宏博在溫哥華冬奧會登上最高領獎臺后,宣布退役。從這一刻起,隋文靜和韓聰就成為了中國在雙人滑項目上新的希望。自2007年牽手搭檔開始,他們迅速地以驚艷之姿閃耀國際賽場:2009年,首次參加青年組大獎賽便憑借四戰全勝的成績拿下總決賽冠軍;2010年,兩人在世青賽也順利摘得桂冠,并于其后兩年連續衛冕,完成三連冠壯舉;升入成年組后,他們又在首次亮相的2012年四大洲錦標賽上奪魁,同時以201.83分的成績成為中國雙人滑史上第三對跨過200分大關的組合。

      然而隱患也在悄然間暗暗埋下。盡管隋文靜和韓聰擁有過人天賦,卻也存在著一個難以回避的天然缺陷。通常雙人滑都由一個高大的男運動員和一個嬌小的女運動員組合而成,以有利于完成托舉高拋和空中轉體。但韓聰的個頭并不高,無法與隋文靜形成充分的身高差。為了完成高質量的技術動作,除了韓聰需要加倍訓練力量,隋文靜也必須做到比其他女運動員更高的拋跳高度——這意味著她的腳踝、膝蓋以及脊柱要承受更大壓力。因此2013年時,隋文靜患上了骨骺炎,那年的世錦賽,當自由滑的音樂一結束,她便跪倒在了冰面上,久久無法站起。

      2014年的索契冬奧會就這樣與他們擦肩而過,那是他們的職業生涯第一次陷入灰暗之中。面對《中國新聞周刊》,韓聰說:“索契那次去都沒去上,連資格都沒爭取上,還是挺難受的。我記得,過年的時候坐在家里,看著別人出現在奧運會賽場上,那一刻一個人默默地在流淚!

      但失落沒有停駐太久,他們就又投入了訓練,朝向平昌重新出發。為了盡快回到賽場,隋文靜選擇了保守治療,在韌帶斷裂的情況下,僅僅依靠肌肉力量維持著運動機能。即便如此,他們依然創造了一連串優異成績:三個四大洲錦標賽冠軍、三個大獎賽冠軍,并在連續兩屆世錦賽收獲亞軍后,終于在2017年首次加冕,成為中國第三對雙人滑世界冠軍。

      接連的成功,也讓自信在兩人心中不斷生長。啟程往平昌的半個多月前,隋文靜發了一條朋友圈:“這世界就是這樣,當你勇敢去追夢的時候,全世界都會來幫你!敝劣陧n聰,更是悄悄種下了一個頗具雄心的志愿:他想為中國花滑創造和引領一個新的時代。

      只是命運的腳步并未沿著期待的軌跡行進。短節目排名第一的他們,在自由滑決賽中意外地出現了兩個跳躍失誤,最終以僅僅0.43分的微弱劣勢屈居亞軍。頒獎儀式上,隋文靜的眼眶里始終含著打轉的淚水,韓聰幾次看向她,只能給予她一個安慰的擁抱——或許,這個擁抱只是那一刻他們互相支撐的唯一倚靠。

      平昌歸來的很長一段時間,隋文靜經常會在睡夢中哭起來,嚇得奶奶擔心她會不會精神出了問題,以至于后來每次夜里嗚咽時,母親就會馬上把她叫醒。韓聰沒有這樣哭過,面對失利的痛苦,他唯一的處理方式就是默默忍受!澳嵌螘r間挺難受的,不敢去回想平昌的任何一個點,哪怕是顏色,心里都會立刻產生很大的負面情緒!被貞浧鹉切┤兆,韓聰至今仍舊難以平靜:“輸的話,差幾分都行。就差0.43分,挺不甘心的,明明距離勝利這么近,一步之遙,然后這一步就要差出四年來!

      四年,對運動員來說是一個無比漫長的過程。無論自身的競技狀態,還是外部的競爭局面,都會在這期間發生許多無可確定的變化。一步之遙或許只是暫時的錯過,卻也可能成為永遠的遺憾。更何況下一個四年,韓聰將年滿三十,不再是屬于運動員的巔峰年華。

      但他們別無選擇。正如隋文靜所說:“奧運會對于我們的項目來說還是分量比較重的,差一口氣就是一個不一樣的成就!倍陧n聰看來,縱使平昌未敗,也不意味著就此結束:“北京冬奧會畢竟是家門口的比賽,這個路必然得走到2022年!

      于是短暫的調整與恢復之后,隋文靜和韓聰又回到了賽場。他們不斷突破著極限的邊界,不僅在四大洲錦標賽和世錦賽上捍衛著自己的榮譽,還第一次拿下了大獎賽總決賽的金牌。2021年8月9日,他們在國際滑聯的世界排名中穩居榜首,同年12月11日,順利進入了國家體育總局冬運管理中心公布的首批花滑項目北京冬奧會參賽名單。

      2022年2月19日,冬奧會雙人滑冠軍之戰打響,這是花滑項目在這屆奧運賽場的最后一場對決,也是中國代表團的最后一個奪金點。這一次,隋文靜和韓聰沒有再讓金牌旁落,他們以一套近乎完美的動作,獲得239.88的總分,刷新了雙人滑總成績的世界紀錄。與此同時,這塊終于填補了他們職業生涯最后空白的金牌,也讓兩人成為了雙人滑歷史上史無前例的全滿貫組合。

      成為彼此的橋

      這場奪冠之戰,隋文靜又哭了。那天,他們的冰上舞蹈在一個彼此交纏的擁抱中結束,音樂聲止息的一瞬,她順勢枕在了韓聰肩上,雙目緊縮,猛烈抽泣。

      這是令人動容的一幕,哪怕一個對他們毫無了解的觀者,也足以品味出淚水背后積蓄的五味雜陳。只是在隋文靜的講述中,那一瞬間自己并非在釋放一路走來的壓力與委曲:“(哭)是因為我們的節目很感人,這種情緒跟感覺是連貫的、從始而終的!

      其實這支讓隋文靜沉浸其中的舞蹈,本身已無需贅言地講述了她與韓聰攜手成長的故事。舞蹈的配樂最初是韓聰選的,當時他們在編舞師勞瑞·妮可的家里聽到了一首名為《憂愁河上的金橋》的曲子,頓時便喜歡上了。

      “這個音樂,勞瑞當時想給哈薩克斯坦的運動員丹尼斯·譚。但有時候選曲,就像有魔力一樣在吸引著你!表n聰說,盡管勞瑞一開始還擔心他們無法駕馭音樂的風格,他的態度卻非常堅定:“這曲子太讓我覺得不一樣了!

      這的確是一首不一樣的曲子。2017年,他們第一次在正式比賽中伴著它起舞,便收獲了世界冠軍。那之前的一年,隋文靜剛剛經歷了腳踝外側副韌帶重建和肌腱復位手術,右腳的軟骨被全部摘除,雙腳打了鋼釘,在床上躺了近三個月。

      手術是在半麻的狀態下進行的,隋文靜可以清楚地聽到每一根釘子敲進骨頭的聲音,甚至聞到了鉆頭磨掉骨頭的味道。當時她的腦袋里只有一個念頭盤旋:以后還能不能滑冰。類似的問號也打在了韓聰心里:“如果兩個人沒有辦法繼續下去,我也不想滑了。讓我重新選擇(搭檔)重新開始的話,太難了!

      一個人的日子里,韓聰唯一能做的就是堅持訓練,然后陪著隋文靜等待康復,又陪著她從站立、走路開始一點點恢復肌肉力量直至完全回歸冰場!拔蚁駱蛞粯,支撐她從困境當中走出來!表n聰說。

      《憂愁河上的金橋》中,同樣有著這樣幾句歌詞:“當你眼中含著淚水,我會為你擦干;當長夜漫漫,我會給你安慰;當黑暗到來,痛苦將你包圍,我會成為你的一部分。我將為你俯身,就像跨越憂愁河的金橋!闭窃谶@里,勞瑞看到了隋文靜和韓聰與這支曲子命中注定一般的深深契合,她將兩人的這段經歷化為肢體語言,為他們量身設計出一支獨一無二的冰舞。

      但這支舞蹈的故事沒有句點,它在四年后續寫出了一段幾近相同又互為呼應的續章。2020年,韓聰的髖關節在承受經年傷患之后終于不堪重負,不得不接受手術治療。獨自訓練的人換成了隋文靜,甚至因為疫情,她連陪伴都無法給予搭檔,只能偶爾隔著醫院的柵欄見上一面、說幾句話。不過有了之前的分別與重聚,這一次她的信心要大得多,她知道韓聰一定可以回到自己身邊。

      2021年的大獎賽溫哥華站,隋文靜和韓聰第二次在這段旋律中翩然起舞。不同于世錦賽版本,勞瑞特意在這回的音樂中加入了女聲版本,同時對動作進行重新編排。由此,這支舞蹈原本單線的敘述變成了復調故事,喻示著兩人互為對方的橋,起起落落,相攜相持!拔乙詾樗龝A粢郧暗木幣,因為那個已經非常好了,沒想到做了一次深化!表n聰說。

      北京冬奧會是他們第三次表演《憂愁河上的金橋》,在一年前的基礎上,他們又做了一些調整,將屬于兩個人的故事擴寫成了一則獻給全世界的寓言。韓聰告訴《中國新聞周刊》,這一次他們想通過奧運的窗口傳遞一份信念:“在最困難的時候,每個人的心中都需要架起一座橋梁!彼逦撵o也說:“我們都正在經歷一個艱難的時期,希望我們的節目能給大家帶來溫暖,可以成為世界的橋梁!

      值得期待的未知

      北京冬奧會前,韓聰做過一個夢。夢到有一臺機器,按動一下按鈕,時光便會倒轉。他按了兩次,剛準備按第三次時,旁邊有個聲音響起:“別按了,現在這個就是最好的時候!彼ň毧,原來這是他開始滑冰的那一年。

      事實上,韓聰與滑冰的最初結緣并沒有那么美好!靶〉臅r候身體不好,家長讓練體育。東北那邊滑冰資源比較豐富,就讓我學。其實有一點被動,自己初心并不是最喜歡的!彼杂幸淮文_受了傷,他反而特別開心,覺得終于不用滑了,可以和同齡人一樣去上學了。

      直到15歲那年,一切才發生變化。一天,教練領來了一個女孩,告訴他以后改滑雙人,這是他的搭檔。那個女孩就是12歲的隋文靜,長得矮小圓潤又靈動精怪,看著她,韓聰心里滿是懷疑。不承想往后的歲月里,女孩真的給男孩帶來了一次新生。如今回看相伴的青春,韓聰由衷地表示:“小隋對于花滑的熱情會改變你,給你一種很大的希望和信念!

      無論在性格上,還是對花滑的熱愛上,隋文靜幾乎與韓聰處在完全相反的另一端。她如此單純地熱愛著花滑,即使父母不支持她走這條路,也終究無奈于她的執著。小學四年級寒假的一個下午,哈爾濱下起鵝毛大雪,隋文靜想去離家很遠的冰場,母親為了阻止她便說要去就走著去,卻沒想到零下30多度的寒風中,那條路她真的走了兩個小時。在她看來,與花滑共處的時光就是自己最美好的童年,哪怕比同齡孩子吃了更多苦,只要行進在冰面上便會覺得快樂!芭c其說我熱愛滑冰,不如說我熱愛生活!

      因此從她見到韓聰的那一刻起,就如同一團烈火與一潭靜水相遇——火如果想讓水不斷升溫或者至少保持一個恒定溫度,就必須努力讓自己燒得更旺;對于水而言,澆滅升騰的火苗則可能只是一瞬間的事。即使一起經歷了那么多傷痛和榮耀,如今的兩個人仍舊存在著一些分歧。就像韓聰當下正陷于迷茫,覺得自己找不到一個可以再去挑戰的動力和意義,隋文靜卻心氣昂揚地認為:“人生不只有滑冰這一件事,還有很多東西值得去做。人生的長度我們不知道多長,但邊界是可以無限拓展的!

      于是,隋文靜忍不住對《中國新聞周刊》“吐槽”了一番:“我心疼我自己,太累了。兩個人是一個整體,他的狀態我一定能感覺到,如何讓齒輪能夠轉動,其實我費了非常大的心!辈贿^緊接著,她便又說:“雖然很累,但最后還是很開心!痹谛牡桌,她其實和韓聰一樣,都覺得彼此能一起走到今天是幸運的。盡管雙人滑領域不乏跟他們一樣從小搭檔的組合,但很多人沒能滑出好的成績就分開了。

      然而再優秀的運動員終有退役的一天,如今的隋文靜和韓聰也不得不開始正視這個有可能隨時來臨的結局。關于未來,目前他們還沒有明確計劃,與日俱增的年齡和糾纏多年的傷病讓他們無法確定征戰下一屆奧運會的可能性。不過有一點他們已經想好了,只要國家需要,他們就會堅持,如若不然,亦將坦然接受生活的一切安排。

      “沒有人能陪你走一輩子,人生就是這樣。能陪彼此走完非常重要的一段,就非常幸運也很幸福了!彼逦撵o說:“未來的路上,誰能陪伴我繼續往前走是一個未知,但這種未知也是值得期待的,不是嗎?”同樣,韓聰也說:“今后的日子,我還是脫離不開花滑,如果小隋繼續想當編導的話,我們在工作上還是會有很多交集。留下了一些美好的回憶,然后再發展一些新的故事,這是很好的一種狀態,對不對?”

      在各自的回答中,兩個人不約而同地都用了一個問號作結。這是他們向自己發出的反問,或許也是為彼此許下的一份承諾與愿景。

      聲明:刊用《中國新聞周刊》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編輯:【】
    中新社簡介      |      關于我們      |      新聞熱線      |      投稿信箱      |      法律顧問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嬷嬷调教宫女的蒂